<strike id="rbltp"></strike>

    <form id="rbltp"></form>

    <address id="rbltp"><listing id="rbltp"><listing id="rbltp"></listing></listing></address>
    <dfn id="rbltp"><listing id="rbltp"><menuitem id="rbltp"></menuitem></listing></dfn>

    <address id="rbltp"></address>

    <form id="rbltp"></form>
    <noframes id="rbltp">

    <noframes id="rbltp">

      囧囧有愛

      書籍類型: 
      題材風格: 
      摘要: 

        如果可以,秦笙寧愿再晚一點遇見孟非夜,這樣就可以給他更好的,因為這個時候的自己已經更優秀。

        “孟非夜,我喜歡你。”

        “真巧,我也是。”

        如果沒有那不知好歹的一些人,不知該有多好,可這個世界上,總有一群不長眼的人,無下限的挑戰你。

      第1章 開學季



        9月,又是一年開學季,炎熱的夏天并沒有因為立秋的到來有絲毫離開的意思,而因為學生的開學顯得愈演愈烈。

        柏油馬路上一輛白車急馳而過,在Z大校門口穩穩停下,一女孩背起書包下車,看著Z大的大門,絡繹不絕的學生和家長,到后備箱拉出自己的行李箱,彎腰對著車里的人:“爸,姑姑,你們回去吧,我自己去辦理住宿。”

        “笙笙,你一個人可以嗎?要不還是姑姑幫你,讓你爸去停車場等一下。”

        “不用,爸你們回去吧,我都這么大人了,我一個人可以的,何況我這還得上好幾年呢,總不能每次都讓你們幫我吧。”秦笙無奈的看著自己愛操心的姑姑。

        “笙笙都這么說了,你就別擔心了,咱們回家。”言罷,對著秦笙說,“那你自己注意點,有事給我們打電話,我們就回去了。”

        秦笙點點頭,無視了姑姑懇求留下的眼光,看著父親疾馳而去,轉身走進校門。

        一路沿著標記走到表演系新生招待處,辦理好了一切,拿到宿舍鑰匙,然后拉起行李箱離開。

        “是新來的學妹嗎?在哪個宿舍,我幫你拿行李吧。”

        秦笙避開學長拉行李箱的手:“謝謝,不用了。”

        也許是秦笙的冷漠臉,又或許是其他,這位學長訕訕收回了手,看著秦笙拉著行李箱離去。

        不禁撫額,嘴里開始念叨:“唉,出師未捷身先死啊,剛剛做好迎接學妹的準備,就被潑了一盆冷水。我沒有那么可怕吧,明明看起來很帥啊。算了算了,幫其他人吧。”

        西區宿舍-301。

        秦笙看著自己床上的女孩子,走過去,輕生:“不好意思,這大概是我的床鋪。”

        “哦哦,你是秦笙嘛,不好意思啦,我剛剛在弄自己床鋪,有點累,所以在你床上坐一下啦。”女孩子不好意思的摸摸頭,快速起身。

        秦笙搖搖頭,示意沒有關系。

        走過去,開始收拾床鋪。

        女孩子看著秦笙整理的背影,友好的問候:“你好啊,我叫蕭曦,就在你對床,多多指教。”

        鑒于初來乍到,不好意思駁了一個小女孩面子,秦笙緩和了一下,轉身:“你好,秦笙,多多指教。”

        蕭曦看著秦笙依舊冷漠的臉,從小并未受過冷漠,一時語塞,再無言。

        Z大,是Z市最高學府,是無數學子的夢想,卻也成為眾多人可望而不可即的地方。

        秦笙每日奔波在宿舍、教室、食堂,用冷漠隔開了所有人。甚至整個宿舍的人,都以為,秦笙是不會笑的,是一個異類。所以,秦笙自然而然受到了排斥,可是,那又如何,秦笙何時在乎過這些。

        然而,總有些不怕死的,一次又一次去挑戰不可能。

        “秦笙,笙笙,小笙笙,你理理我,笑一下,我們等會一起去食堂吃飯吧。”

        秦笙斜了一眼眼前的大塊頭,不做回答。

        而大塊頭仿佛并沒有感受到秦笙的冷漠,依舊執著道:“笙笙,你看你做什么都是一個人,多孤獨啊,還不如和我一起,正好啊。”

        來來往往的人議論紛紛。

        “裝什么啊,天天冷著一張臉給誰看呢,還讓我們非夜一天跟在她后面,她算什么。”人群中一個一向看不慣秦笙的女生刻意大聲道。

        秦笙斜了一眼那個女生,不禁腹誹,祁雪,Z市六大家族之一的祁家,看來家教一般啊。然后瞅了眼前晃悠的孟非夜一眼,果然妖孽啊,還是離遠點,省的惹麻煩。

        孟非夜停住了黏著秦笙的腳步,像祁雪走去,無視所有人驚詫的眼光,捏住祁雪的下巴,冷聲道:“你算什么東西,也敢編排秦笙,我孟非夜跟在她后面,是因為?

      閱讀全文


      彩神彩神官网彩神平台彩神app彩神邀请码彩神娱乐彩神快3彩神时时彩彩神走势图彩神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