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rbltp"></strike>

    <form id="rbltp"></form>

    <address id="rbltp"><listing id="rbltp"><listing id="rbltp"></listing></listing></address>
    <dfn id="rbltp"><listing id="rbltp"><menuitem id="rbltp"></menuitem></listing></dfn>

    <address id="rbltp"></address>

    <form id="rbltp"></form>
    <noframes id="rbltp">

    <noframes id="rbltp">

      承天

      書籍類型: 
      題材風格: 
      摘要: 

      天玄大陸萬族林立,東域無極星海,西域三千佛寺,南域蠻荒森林,北域萬里冰原,中洲君臨天下!

      …………

      風云再起,且看誰將成為下一個天玄之主!

      承天封面

      第1章 流云宗



      吱呀~

      隨著一聲刺耳的開門聲,流云宗即將再次迎來又一個清晨,天上的圓月還在掛著,星辰也依稀亮著,晨雞還未打鳴,現在天色還算很早,望著還暗沉沉的天,沈南走出了茅屋,伸了個懶腰,深深吸了口氣,走到屋前的石頭上。

      石頭如磨盤般大小,表面很光滑,甚至能映出天上的月光,就像河邊一顆常年被沖洗的河卵石,想來這是因為有人經常在上面盤坐的結果。

      和以往三年里的每一天一樣,沈南在石頭上再次盤膝而坐,閉上眼睛,靜靜地感受著天地間的靈氣,在東方漸漸變灰白的時候,沈南睜開了雙眼,輕輕呼了口氣,苦笑著微微搖了搖頭。

      “還是不行啊,這世上哪會有什么奇跡,即使有,也不會發生在我身上吧。”
      雖然感到很挫敗,但沈南卻依舊每天雷打不動地早早起來到石頭上盤坐,感受靈氣,這已經成為了他三年來每天必做的事。
      沈南站起身來,拍了拍衣服上沾著的露水,稍稍回復了下失落的心情,隨手把木門再次關上,轉身朝著山下的廚房走去。
      望著山腳下的伙房,沈南心里不禁感慨萬千

      “沒想到以廚子的身份已經了三年有余了,這枯燥的日子過得倒也挺快。”
      在沈南剛進去伙房不久,其他的三個人也隨后跟著進來。

      “早啊沈師弟,果然還是你最早到。”

      “你也早啊張師兄,我也是剛到”,沈南笑著給對方回應道

      “沈師兄早!”

      “早啊沈師兄!”

      “你們也早!”

      隨后又進來兩人,和沈南彼此打過招呼后,便各自忙碌了起來。
      除了沈南是三年前來到伙房幫忙外,其他的三人都是自小就來到了流云宗后廚做事,剛進來較大年紀的叫張阿牛,其他兩個年紀小點的分別叫陳大和劉富貴,都是山下人家的苦孩子,幸運的是被挑到了山上當廚子,能混口飯吃,每月還能拿到點銀兩補貼家里,成了山下人羨慕的山上人,即使只是個廚子,但那畢竟也是神仙住的地方,在山下人眼里,修行者就是神仙。

      伙房從來就不是一個能讓人安靜沉默做事的地方,即使流云宗的伙房也一樣。
      “你們說,當初到底是哪個小人暗算的沈師兄,真他娘的卑鄙”,劉富貴一邊劈柴,一邊罵咧道。

      “這還用說嗎”,一旁正在淘米的陳大頭也不回的應道:“我看十有八九就是那個梁沖。”
      “如果莫長老還在宗里的話,他們哪敢干這么卑鄙的事”,劉富貴擦了把繼續汗說道。

      正在洗草藥的沈南手不由頓了一下,忙出聲勸阻道:“好了好了,你們兩可別胡說八道,是我不小心修行出了岔子,可不能冤枉人,被外人聽到你們可得有大麻煩。”
      “找死啊你們”,正在刷鍋的張阿牛趕忙停下手中的活,對兩人訓斥道:“這可比不得山下,你們兩個臭小子別老是胡說八道,說了多少次了別在討論這話題,這在流云宗可是禁止討論這個的。”

      “阿牛哥,天還沒亮呢哪會有什么人,再說咱這是后山,平常就沒人來,說說也沒事”,劉富貴一臉哈哈道。

      “去去去,你少來,還是要小心點為好,下不為例”,看著一臉嘻嘻哈哈的劉富貴,張阿牛甩了甩手,無奈地說道。
      “對了沈師弟”,張阿牛回頭對沈南問道:“莫長老下山三年了,怎么還不回來呢?”
      “這個我也不知道,莫爺爺走之前沒和我說” 沈南回道。

      眼看張阿牛開口還想問些什么,沈南趕忙開口笑著打斷道:“好了好了,張師兄,我們還得在天亮前把藥粥送到啟道殿去呢,得趕緊的了。”
      聽到這,張阿牛只好把剛要脫口而出的問話吞回肚里,訕訕作罷。

      看著手腳忙碌卻依舊絮絮叨叨不停的三人,沈南發自內心的笑了起來。
      和三人相處的三年里,雖說沒有了以往的養尊處優,但沈南卻真心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放松,也能感受到三人對自己發自內心的關心,彼此間都是真心相待,再也沒有了以前的勾心斗角,爾虞我詐,這是之前每天沉迷于修行的時候所感受不到的。
      這種感覺真好

      閱讀全文


      彩神彩神官网彩神平台彩神app彩神邀请码彩神娱乐彩神快3彩神时时彩彩神走势图彩神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