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rbltp"></strike>

    <form id="rbltp"></form>

    <address id="rbltp"><listing id="rbltp"><listing id="rbltp"></listing></listing></address>
    <dfn id="rbltp"><listing id="rbltp"><menuitem id="rbltp"></menuitem></listing></dfn>

    <address id="rbltp"></address>

    <form id="rbltp"></form>
    <noframes id="rbltp">

    <noframes id="rbltp">

      雙雄霸天。

      書籍類型: 
      題材風格: 
      摘要: 

      雙胞胎穿越了,這是一個小孩當家的宗門,這是一個地底世界,星球表明已經成了戰場

      第1章 第一章重生



      無名山之巔,冷冽的寒風刺骨,雪花漫天飛舞,朦朧中可見兩道身影在激斗。
        “哥,跟我回去重頭開始,好好做人,不要做犯法的事了,好嗎?”他一身警服面容柔和。
        “對不起!弟弟,我已經回不去了。”他面容剛毅,一看就知道是心性堅毅之輩,決心不可動搖的人。
        “哥!我必須把你抓回去,決不能再讓你去販毒,除非從我尸體上踏過去”一臉認真和嚴肅,作為一名警察,同時還是剛毅男子的弟弟,他左右為難。
        兩人說完又打了起來,你來我又往。
        忽然哥哥的腳下一滑,整個人突然往后栽倒,背后是萬丈深淵,掉下去絕對沒有幸免的可能,粉身碎骨只等閑。
        弟弟反應迅捷,一把抓住哥哥的腳,然而這里是雪地,地面太滑,警服男子沒有堅持一秒鐘就雙雙墜崖。
        “弟弟你為什么這么傻!哥我已經回不去了,但是你卻還有大好的未來啊!”剛毅男子在冷冽的大風中撕心裂肺的大吼,他眼睛有淚花飛撒,很是傷心。
        “哥,我不后悔!來生我們依然做兄弟!下一次我一定不做好人”警服男子想起小時候的點點滴滴,哥哥從小為他遮風擋雨,為了生活,哥哥走上了歪路。
        “可是我不想做你哥了,我太累了,我也不想有下輩子,下輩子還會累”他們從小就是孤兒,剛毅男子還要照顧弟弟,活著就是最大的痛苦。
        “好!下一次我做你哥。”警服男子認真的表情,柔和的線條仿佛在期待。
        生命的終點時間總是漫長的,供人在最后時刻回憶人生種種,也許是愛情,也許是親情。最終化為烏有。
        兩人閉上眼睛,耳邊風聲大作。不知多久后有一瞬的痛,四分五裂的痛,無法用言語來描述。
        一道流光不知從何處來帶上兩個靈魂穿過時間,跨過空間,不知要到何處去。
        江流村是個落座在江邊的小村莊,村里就十幾戶人家。窮山僻壤。
        這一天漫天烏云,又下著雨。
        一間茅草屋內忽然傳來了嬰兒哭聲,聲音刺破雨幕,宣誓著新生命的到來。
        門前一位男子在來回踱步,額頭隱隱見汗,很是緊張,他被哭聲驚醒,他不由在門外探頭探腦
        “恭喜!恭喜!是雙胞胎,都是帶把的,母子平安”接生婆人還沒有出來聲音就先從里面傳了出來。
        “謝天謝地,平安就好”男子雙手合十,在感謝蒼天。
        江明華迫不及待的進入里面,里面一女子臉色蒼白,虛弱無力的喘息著。
        “今天有云又有雨,孩子就叫(江流雨,江浪云)”他握著女子的手,關切的眼神注視著對方。
        女子輕輕的呢喃幾遍后點了點頭,表示認同。
        江流雨睜開眼睛時候,看到房間是簡陋的,土胚墻,木梁加瓦片,家具都是木質的。
        江流雨開口想問這是哪里,發出的確是嗚哇嗚哇的哭泣聲。他被嚇了一跳,很疑惑自己的聲音非常奇怪。
        江浪云睜開眼睛后就顯得很平靜,不哭不鬧。讓男子和女子都大感頭疼,還以為他是有什么毛病。
        沒多久他們就明白自己已經轉世投胎了。
        “又是雙胞胎嗎?浪云也在嗎?“他很想說話問問另一個嬰孩,問他是否是浪云,然而他也只能想想罷了。
        聽到男子和女子的對話,江流雨明白了,上輩子他江流雨是弟弟,這一次他似乎真的是哥哥了。
        似乎是穿越了,不知道是個什么樣的世界。
        穿越了連名字都取的是一樣的,很顯然他就是自己上輩子的哥哥。這一點他很確定,被那神秘的流光包裹的是兩個靈魂。
        剛剛誕生的孩子總是很會睡覺,沒多久兩個孩子都相繼睡去。
        江明華包了個紅包給接生婆,接生婆披著斗篷蓑衣就離開了。離開時候還不住的叮囑他要注意的事情。他一邊聽一邊點頭。
        一年后!
        “娘子,家里余糧不多了,這可如何是好?“江明華一副文弱的書生樣,顯然沒什么勞動力。
        “哎!“張亞娜嘆息!都說一無是處是書生,她這輩子怎么就看上了個書生,現在連孩子都要餓死了嗎?她很迷茫。
        “把他們送去流云宗吧!“江明華聲音干澀的說道,他也很難受,他如今落魄到了

      閱讀全文


      彩神彩神官网彩神平台彩神app彩神邀请码彩神娱乐彩神快3彩神时时彩彩神走势图彩神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