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rbltp"></strike>

    <form id="rbltp"></form>

    <address id="rbltp"><listing id="rbltp"><listing id="rbltp"></listing></listing></address>
    <dfn id="rbltp"><listing id="rbltp"><menuitem id="rbltp"></menuitem></listing></dfn>

    <address id="rbltp"></address>

    <form id="rbltp"></form>
    <noframes id="rbltp">

    <noframes id="rbltp">

      念起

      第1卷 云初現





      第1章 咸陽





      第1節 夢魘



      迷迷糊糊中,陳之文感覺自己做了一個好長的夢,靈魂被困在一個老舊的軀殼中,手腳不能移動分毫。
      我這是做噩夢了么?是了,一定是夢魘了。這該死的感覺,最近一睡覺就做噩夢,以至于第二天上班都無精打采,昨天打瞌睡還被部門老大抓個現行。想想都丟人,偌大個辦公室,竟無一人提醒他,不由得感嘆自己做人太失敗了。
      躺在床上發了會兒呆,意識清晰,條理分明,可是身體偏偏不能動彈,這種感覺很不好,于是陳之文開始默誦經文,想要求助佛祖的力量來破開這次夢魘。“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蜜多時,照見五蘊皆空......”。
      默念完一遍心經,感覺靈魂松快了一些,身體的束縛也減輕了,勉強手指能動,手臂突然感覺打通了經絡一樣,傳來一股酥癢,媽的,手麻了。
      陳之文氣的想破口大罵,一個鯉魚打挺,想要坐起來,結果還真坐起來了,不過為什么視線里的房間這么奇怪,眼前一道道流光溢彩,旋轉著歸于一點,下意識回頭看了一眼,“臥槽,床上怎么還躺了個人,”下一秒就感覺全身被撕裂,“這躺床上的看著像自己,怕不是還是個夢,今天玩盜夢空間嗎,次奧”,陳之文在失去意識之前模糊的想到。
      “醒醒,小叫花......”迷迷糊糊中,陳之文感覺有人叫自己,不過頭疼的像上了個金箍,一陣陣天旋地轉,努力的想睜開眼睛,卻怎么也做不到。
      “小姐,走吧,剛剛常伯說他沒救了,找地方把他埋了吧。回去晚了,夫人又該責罰了。”一個身穿素白襖裙,眉黛如畫的女子說道,旁邊還站了一個模樣十二三歲的女子,一身墨綠綢緞襦裙,一臉的不忍。
      聽了素白襖裙女子的話,身穿墨綠襦裙的女子冷冷的說道:“夕棠你怎么能這么說,錯在我們,要不是我們的馬車撞了他,他也不至于傷重,行了,你讓常伯把他送去醫館小心救治。”說完就準備踩著杌凳登上馬車。
      “可是小姐......”素白襖裙女子猶自不甘,想要再說點什么。
      “你膽子大了,連我的話也敢不聽了,上天有好生之德,你這些心腸從哪里學的。”墨綠襦裙女子狠狠的瞪了一眼,不滿的說道。
      素白襖裙女子低著頭,脹紅著臉,也不分辨,答應一聲,扶著襦裙女子登上馬車,之后對旁邊垂手拱立的一個老伯吩咐一聲,隨著馬車揚長而去。
      剩下一個老伯帶著兩個壯漢,把路邊的邋遢少年用草席一卷,匆匆往西城方向而去。周遭圍觀的人群這才像開閘一樣,討論著剛剛發生的事情。



      第2節 承復



        陳之文抬了抬眼皮,映入眼簾的是一座幔帳,想要坐起來,不想全身無力,小腿上傳來的痛感無比清晰,痛的嗯出了聲。
      “你醒了?躺著別動,我這就去叫師傅”旁邊有個挽著發髻,作道士打扮小童驚喜的說道。說著放下了手上的藥杵,不待分說,一溜煙的跑沒影了。
      在陳之文醒來之前,他應該是在搗鼓什么藥材。真是個毛躁的小孩,陳子文邊想邊打量著四周。慢慢回憶起了之前發生的事,不免得一番長吁短嘆,倒霉成這個樣子也是沒誰了。
      本來在家好好的睡覺,哪成想夢魘著夢魘著就穿越了。別人一穿都是王爺,最次也是個地主,妻妾成群,鶯鶯燕燕,陳子文直接穿到了一個乞丐身上,他失魂落魄的走在大街上,卻不想被后面疾行的馬車給撞了。小乞丐身子骨本來就虛,這一撞可就去了大半條命,如果不是得到及時救治,多半這條命也就交代了,老天爺可能是嫌這條命賤了,不想收,鬼門關逛一圈,陳子文又回來了。
      正在陳子文發呆的時候,進來一個道士打扮的老年男子,白須濃眉,一雙眼睛毫無渾濁,似能看穿人性。
      “你別動,我給你看看”,說著也不顧陳子文身上的泥垢,給他號起脈來。
      “多謝老神仙活命之恩”,說著陳子文便要起來行禮。
      “別動,你被馬車撞了,傷著頭顱和筋骨,還需好好將養,現在倒是已無大礙,不過傷筋動骨,若沒養好,以后可能腿腳不會利索。”
      聽著陳子文口稱老神仙,老年男子自覺受用,不免?

      閱讀全文


      彩神彩神官网彩神平台彩神app彩神邀请码彩神娱乐彩神快3彩神时时彩彩神走势图彩神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