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rbltp"></strike>

    <form id="rbltp"></form>

    <address id="rbltp"><listing id="rbltp"><listing id="rbltp"></listing></listing></address>
    <dfn id="rbltp"><listing id="rbltp"><menuitem id="rbltp"></menuitem></listing></dfn>

    <address id="rbltp"></address>

    <form id="rbltp"></form>
    <noframes id="rbltp">

    <noframes id="rbltp">

      惹不起的顧總裁

      書籍類型: 
      題材風格: 
      摘要: 

      “顧疏臨,你不要仗著你長得好看就可以為所欲為。”蘇予安雙手插腰大罵。
        顧疏臨聞言抬起頭來淡淡一笑,眉眼間皆是璀璨星河:“長得好看就是可以為所欲為。小安,你看你現在像是助理對上司的態度嗎?”
        叫她小安還變相夸她長得好看???這跟想象的不一樣啊,他不是應該臉一沉,叫她滾嗎?
        蘇予安一聽嚇得后退幾步,伸出一個手指頭指著顧疏臨,哆哆嗦嗦得話都快說不清了:“外面都傳言你冷漠孤僻,殘忍暴虐,你怎么能這樣?”
        顧疏臨單手撐額,笑得人畜無害:“外面還傳言我粗鄙不堪,長得連鐘馗都不如。”
        末了,他微微一頓:“小安,去買……”
        還沒等他說完,蘇予安跟火燒屁股似的逃跑了,邊跑邊喊:“我是不會給你買什么含糖量17%,日照時間長達2700小時的桃子的!!!”

      第1章 美妙的南極行開始了



      直到郵輪過了風高浪急的西風帶,蘇予安才真正緩過來:“原來老娘真的踏上了去南極的路。”

      她窩在小房間里,透過圓形的窗戶望著翻滾的深藍海水,思緒萬千,居然一時間不知道是要掏出鉤針鉤完她的小企鵝,還是掏出手機給家里和死黨們報聲平安。

      沉吟半晌,她決定掏出手機背對窗戶拍張自拍發朋友圈,配文是一個簡單的蜜汁微笑,定位德雷克海峽。

      然而,這條朋友圈并不能發出去,因為沒網。

      于是她整理了一下亂糟糟的頭發,決定出去溜達一圈。

      要知道自從家里和死黨們知道她的畢業旅行選了南極以后,一個個上躥下跳地反對得不行,尤其是她的雙胞胎姐姐梅憫夏。

      梅憫夏悲天憫人地望著蘇予安:“6月份去南極,你是嫌西風帶的風不夠猛嗎?還是嫌南極的天不夠黑還是不夠冷?你的地理都學到狗肚子里去了吧。”

      母親蘇曼卿女士只是抬頭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又低下頭看書了。但就是這一眼,就讓蘇予安知道媽媽是不同意去的了。

      至于她的好好先生夫親梅鶴卿,推了推鼻梁上的金絲眼鏡,輕咳兩聲:“予安,非去南極不可?畢竟你暈船。”

      蘇予安覺得心里憋屈得不行,誰說畢業旅行就一定要6月份去?她只不過想把畢業旅行的時間推到11月份而已。

      暈船怎么了?大不了睡過去就好了。

      她剛想開口說兩句,便見梅憫夏擺擺手:“好了好了,大家都散了吧。大boss還在實驗室等著我呢。”

      至于她的“江城四小天鵝”群里則是炸翻了天。

      “予安!你不跟我們一起畢業旅行了嗎?”

      “予安,我們不是說好了要一起在賽里木湖蕩起愛的雙槳嗎?”

      蘇予安翻了翻白眼,說得好像能在賽里木湖劃船一樣的。

      “不同意!堅決不同意你一個人去南極,要去也是帶上我們一起!”

      蘇予安一看,一口老血差點噴出來:敢情這群智障不同意了一晚上的原因就只是不帶上她們?

      要不是這些年舅舅的壓歲錢夠厚,她可沒勇氣提去南極這事,畢竟一個人就要10萬了。

      她飛快地打字:戰友們,我心已決。

      之后的日子里,蘇予安心安理得地在家當了五個月米蟲,畢竟家里給了她一年的gap year 來決定是考研繼續學業,還是去舅舅的公司上班。

      蘇予安忍不住感慨:有個窮得只剩錢的舅舅,真是好啊。

      這些年,像她這樣不思進取的米蟲實在是不多了。

      直到雙十一那天凌晨,趁著蘇女士和梅憫夏瘋狂清空購物車的時候,蘇予安留下一紙條:我去南極了。

      然后獨自踏上了南極行。

      等家里反應過來的時候,蘇予安已經悠然地漫步在烏斯懷亞街頭了。

      “悶聲干大事。”蘇予安得意洋洋地形容自己。

      此刻正在郵輪上的她,略微搖晃地向吧臺走去,尋思著能不能結識一個帥氣的小哥。

      畢竟自從上船起,她就吐得天昏地暗,風浪最猛的時候,她直接就吐得昏死過去了。

      等醒過來,已經穿過西風帶了。

      都上船了,那怎么能不去浪一下?











      第2章 初見



        蘇予安一邊想象著她左右圍著一群帥小伙,給她揉肩捶背、端茶遞水的樣子,要是穿越到了古代,我一定要養一堆男寵,一邊一臉姨母笑地推開了酒吧的門。
        也許是推門聲有些大了,原本有些吵鬧的酒吧瞬間安靜下來了,幾十個人轉過來看向了門口。
        不看還好,一看蘇予安瞬間魔怔了,都是一?

      閱讀全文


      彩神彩神官网彩神平台彩神app彩神邀请码彩神娱乐彩神快3彩神时时彩彩神走势图彩神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