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rbltp"></strike>

    <form id="rbltp"></form>

    <address id="rbltp"><listing id="rbltp"><listing id="rbltp"></listing></listing></address>
    <dfn id="rbltp"><listing id="rbltp"><menuitem id="rbltp"></menuitem></listing></dfn>

    <address id="rbltp"></address>

    <form id="rbltp"></form>
    <noframes id="rbltp">

    <noframes id="rbltp">

      秦時明月——此生唯愛之尋莊

      書籍類型: 
      題材風格: 
      摘要: 

      幾年前開始在貼吧里寫的關于莊叔的同人,可是去年棄坑了,這兩天心血來潮又進了貼吧,回看自己寫的文章才發現有很多的錯誤。又突生了興趣撿起來,將前文搬移至這里作新的貯存地點,搬完了就接著寫下去吧!
      加油!努力!
      歷史上秦國統一順序是:韓、趙、魏、楚、燕、齊,花了十年的時間。
      本身動漫與原著和歷史的時間就有相差對不上,而我當初寫這篇文是根據動漫來寫的,這在虛構的動漫中又加入了自我原創的人物,有些時間節點為了符合文章劇情就需要我在動漫的基礎上再進行更改,那就與歷史相差更大了。
      但畢竟是之前寫的文章,我害怕當時腦熱有寫著寫著就寫嗨了的地方,自己的文章中都有時間對不上的地方。現在重新發表檢查一下,我發現了的又不影響大劇情發展的地方會作更改,而沒發現又實在不能改的地方就只能抱歉放任錯誤了。
      對自己沒啥信心,畢竟當初文字稚嫩,寫的并不好。但祈求不小心看到文章的人,如果有深厚歷史知識的,或者絕對動漫迷的,你們發現文章中時間與你們所從歷史和動漫中知道的不一樣,望輕放過!
      謝謝!

      PS:在壹寫作發表了自己原創的《我的時光》,也是寫了十多章就放下了,至今更新停留在42天前?每天想起腦子里就是自動各種劇情播放,但就是提起筆來思緒就變成了另外一種劇情走向。所以決定還是先放一放,按照自己以往得寫作情況先用紙筆寫下來,完成之后再審視修改,以最終決定的劇情,看自己能不能看的下去,再決定發不發了。
      雖然《我的時光》也沒什么人看啊!
      望原諒!

      秦時明月——此生唯愛之尋莊封面

      第1章 達成



      月黑風高夜,殺人放火天。
      呸!不對,重來,重來……
      鬼谷
      寂靜無風的夜,草深樹茂的林,置身其中而墨色滿溢,仿佛一切皆是虛妄。看不盡來路,何處又是歸途?
      沒有風聲,沒有鳥叫蟲鳴,靜謐的讓人害怕。林子的深處有塊空地,空地的高處有座石椅,而石椅上坐著一個男人,一個白發黑衣的男人——衛莊。
      月色輕灑而下,籠浸在月光中的他,一手隨意放于扶手,一手肆意撫著額頭。眼中透出的光滿是冷冽,臉上的神情更是堅定,狂妄而目空一切。就仿佛他是命運的主宰,主宰這個世界。
      而此刻,衛莊正冷眼盯著石椅下方的李斯,戴著戒指的中指有意無意的敲擊著扶手。
      “這只是一筆交易,除此之外,我們沒有任何關系。”緊抿的薄唇緩緩道出一句話,確定了與之聯手。說白了不過就是相互利用,各取所需而已,他衛莊要的是蓋聶,而李斯要的是那個小孩罷了。
      “我們走”得到衛莊的答復,李斯下令與秦兵離開了,不忘帶走那個可憐的敢頂撞衛莊的秦兵的尸體。
      “吩咐無雙先去查一下。”衛莊向一直跟在自己身邊的赤練吩咐道。蓋聶。衛莊在心里喃喃念道,總有一天,我會打敗你的。
      望著自己前方的那個背影,赤練很想上前拉他過來,看看衛莊的眼里到底有沒有自己。
      終究是什么也沒說,什么也沒做,轉身去辦衛莊所吩咐的事了。也許一輩子也無法開口,但是只要能跟在他身邊就好,即使只是在背后默默地仰望著也足夠了。



      第2章 有女名尋空



      月兒彎彎照亮堂,何處是家鄉?
      蓋聶,那個在記憶里久遠卻不曾忘記的名字,因為李斯的到來而更加清晰起來。
      雙手背負而靜立不動,衛莊凝眸望向夜空,臉色不似與李斯對峙時那般狂妄,淡淡的看不出有什么情緒。
      夜色寂寞,即使前路漫漫,困難重重,衛莊也絕不會放棄。衛莊覺得自己是一個很固執的人,為了心中的那個理想,無論自己是不是喜歡,無論是傷人還是傷己,只要有必要,自己都會毫不猶豫地去做,絕不后悔。即使會因此丟掉性命也在所不辭。
      而此時離空地不遠的另一邊樹林里,也有著一個人,你要問是誰?抱歉,不知道,這么一個夜色如墨的天,哪看得清。只是隱隱望去,瞧著一個模糊的身影躺在草地上久久不動,大概是野宿在此的人吧!
      鬼谷的兇險誰人不知,除了衛莊及其手下,外人大抵是能離

      閱讀全文


      彩神彩神官网彩神平台彩神app彩神邀请码彩神娱乐彩神快3彩神时时彩彩神走势图彩神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