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rbltp"></strike>

    <form id="rbltp"></form>

    <address id="rbltp"><listing id="rbltp"><listing id="rbltp"></listing></listing></address>
    <dfn id="rbltp"><listing id="rbltp"><menuitem id="rbltp"></menuitem></listing></dfn>

    <address id="rbltp"></address>

    <form id="rbltp"></form>
    <noframes id="rbltp">

    <noframes id="rbltp">

      陌上花

      書籍類型: 
      題材風格: 
      摘要: 

      13歲時,她是紅樓的新人,他是富家的少爺。她豆蔻初開,他風華正茂。在她眼里,他是完璧無瑕世無雙出的謫仙。在他眼里,她是初涉塵世慧黠嬌蠻的丫頭。
      16歲時,她是水鄉靈秀清澈的少女,他是商場聲名鵲起的英才。再次見她,她是朝暉下照進碧潭里的一抹驚鴻影。再次見他,他是中天時暗香浮動的皎皎明月輪。
      18歲時,他親自送她嫁進了大帥府,她親眼看他接來了新夫人。 他在風云莫測的時局里穩坐高臺,她在富貴無憂的豪門里長樂未央。她撫兒弄樂,他金玉滿堂。
      24歲時,山陵崩于一旦,她成了深閉長門的失意孀婦,對他發誓,不及黃泉永無相見。他成了新政權下的得力新星,喧囂浮華里,始終忘不了記憶中她的淺笑輕顰。她隱居在青巷深處,終于過上了一直向往的簡單平淡。他的門前車水馬龍,忽然懷念起初見她時的清清淺淺。
      28歲時,世局更迭,她成了高門之女。他棄軍銜,為尋她,甘做楚囚。她不見他,卻為救他跪求父親。他不肯折節,不得不遠放蠻荒。
      32歲時,她風華猶在,卻無人追求,隱沒在家族榮耀的光影里。他墾荒開局,發揮才干,逐步走出枷鎖迎來光明。
      35歲時,她被從蒙塵的珠匣里發現,成了巾幗女子,一時傳頌,寫進傳奇。他洗去滿身塵埃,舍棄外物,在簡樸的舊舍里默默拼讀著她的生活。
      37歲時,有好事者串讀出她和他的往事,大為感動。他們把泉水灑滿黃色花瓣,讓他和她相見。這一天,距離他們相識的最初,過去了二十四年。
      周圍的人都祝福他們在一起,再也沒有什么能阻礙他們,一切仿佛都水到渠成。然而,最美好的年華,終究還是錯過了。

      木末芙蓉花,山中發紅萼。
      澗戶寂無人,紛紛開且落。
      -------王維

      陌上花封面

      第1章 七姝



      彼年正是她最嬌嫩的年華,像沉眠在漫長冬季之后剛剛蘇醒的迎春花,展開花苞露出蓓蕾。
      蘊芳樓里,只有她最小,十四歲。其他的六位姐姐,十五歲到十七歲的都有,正是花一般的年齡,個個生得明眸皓齒,妍媚動人。
      她和姐姐們每日里跟著師傅學習琴棋書畫,詩詞歌舞。倒不是樣樣都得精,不過是有幾分興趣就學幾分。奇怪的是,姐姐們沒有一個偷懶,規規矩矩。
      沒多久她就弄明白了,她們都是孤兒,被賣到這里的。蘊芳樓的老板,是城里最富有的沈家。她們只知道,學會的技藝越多,將來便越容易嫁人。
      蘊芳樓里有一位管事的薛媽,四十多歲,胖胖的,看上去親切中帶著幾分凌厲,每日里看顧著她們的衣食住行。
      大姐雨禾在蘊芳樓待的時間最長,也最守規矩。她似乎對自己的未來最清楚,平日里不茍言笑,說話也是惜字如金,除了上課,空閑時間也不常和她們待在一起。
      倒是二姐清環,溫柔可親,待她們五位妹妹細心周到,時常提點,深得眾心。薛媽對她也格外客氣幾分。
      三姐雅姳,性子活潑,快言妙語,彈得一手好琵琶,兼之有一把清潤如珠的好嗓子,常得師傅夸獎,是姐妹中拔尖的。
      四姐秀寧,身材稍顯珠圓玉潤,喜歡做各式糕點,什么芙蓉酥牡丹卷合意餅吉祥果等等,對于吃的甚是拿手。
      五姐靈蕊,頗有大家閨秀之儀,據說原是鄉紳家的小姐,被強盜入戶屠門,洗劫財物。靈蕊被忠仆豁命送出遇上沈家公子搭救才保住性命。也許身世緣故,不怎么愛說話,潛心致力于琴棋書畫,造詣小成。
      六姐奕蘭,比她大一歲,喜歡看各類游記手札,好奇心頗豐,自己裁剪衣服、種花養草、放紙鳶、收集花露,制茶釀酒,沒有不愛弄的。
      至于她自己,自從落水發病之后,什么都忘記了。
      薛媽坐在檐廊下,一邊縫著手里的衣服,一邊不時抬眼看看在庭院里玩耍的幾個姑娘。
      二姑娘在教五姑娘繡素錦荷包,三姑娘和六姑娘在花架下蕩秋千,七姑娘蹲在梧桐樹下逗螞蟻。嗯,的確是在逗螞蟻。
      薛媽皺了皺眉,這七姑娘透著說不出的怪異。一個十四歲的小姑娘,整天像個孩童似的,拿根樹枝對著螞蟻亂畫,不知道在想什么。
      上次沈府舉辦宴會,她帶著六個姑娘去幫忙,因七姑娘剛進蘊芳樓,不懂規矩,便讓丫頭紅露留下代為照看。哪知她前腳走,后腳紅露沒留意,七姑娘就跳湖了。
      消息傳到綺春園,薛媽嚇了個半死,還好二公子知道她素日謹慎從未紕漏,只吩咐發落了紅露,按下不提。
      她卻不能不自省,便對七姑娘暗中多留心,時時不敢大意。
      瞧著竹竿似的身子,臉容未長開,還是個毛丫頭,看來得好好調教一番。
      四姑娘端出新做的玫瑰酥,分給眾人品嘗,看七姑娘還在逗螞蟻,笑道:“七妹,仔細蹲久了腳疼。快來吃點心。”
      她方悠悠地起了身,丟了樹枝,朗聲道:“多謝四姐,我先去凈了手來。”
      薛媽向一旁的小丫頭玲珰使個眼色,玲珰會意,連忙接話:“七姑娘,奴婢幫您打水。”
      三姑娘打趣道:“薛媽對七妹可是格外心疼呢,干脆把玲珰分給她做丫鬟吧,天天貼身照顧著豈不更好?”
      薛媽笑辯道:“七姑娘人小身弱,又才病好,才讓玲珰多上心。姑娘們哪一個我敢不重視?二公子可吩咐過的,須教我仔細著意,不可憊怠。若叫姑娘們不如意,我哪里還有老命在?”
      二姑娘站在種了蓮花的水缸旁,投下魚食看小魚爭搶,笑道:“薛媽言重了,三妹是在吃七妹的醋呢,怨自己太能干沒有玲珰插手的機會罷了。”
      三姑娘過來在她腰上掐了一把,佯嗔:“二姐又來編排我。”兩人追鬧嬉戲。
      六姑娘忽然道:“薛媽,我見大姐最近常常出門,她是不是快要離開了?”
      四姑娘咽下玫瑰酥,喝了?

      閱讀全文


      彩神彩神官网彩神平台彩神app彩神邀请码彩神娱乐彩神快3彩神时时彩彩神走势图彩神ios